13363335766

地址:河北省安平县城南工业开发区
电话:0318-7980303
传真:0318-7980303
手机:13363335766
联系人:曹经理 在线咨询
邮箱:188747999@qq.com
网址:http://www.lxghw.com

新闻中心news

你的位置:首页 >> 最新动态 >> 新闻中心 >> 经济下行“钢”开始(来源腾捷勾花网)

经济下行“钢”开始(来源腾捷勾花网)

作者:腾捷金属丝网 来源:腾捷勾花网 日期:2018-10-26 浏览量: 2196 关键词:包塑菱形网厂, 菱形勾花网厂
内容提示:中国的粗钢产能已经超过9亿吨,产能过剩超过1.6亿吨,奇怪的是产能仍在持续增加。据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给本报提供的数据,全国今年年底前要建成的高炉还有58座,还将...

中国的粗钢产能已经超过9亿吨,产能过剩超过1.6亿吨,奇怪的是产能仍在持续增加。据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给本报提供的数据,全国今年年底前要建成的高炉还有58座,还将新增产能8440万吨。

中国的钢铁产能历经了短缺—局部过剩—结构性过剩—全面过剩之后,钢铁产能已经步入体制性过剩时代:价格低迷与产量增长并存,需求下行与产能扩张并举,高库存而高产量,低效益而高投资,市场总体供大于求而新建项目仍在上马……存在于中国钢铁行业的诸多“悖论”已经不能用简单的经济规律来解释。

开工开不起 停产停不起

河北武安裕华钢铁公司一个600立方米的高炉刚刚停产检修。这家钢厂的负责人5日对记者说,眼下市场情况非常糟糕,现在是炼一吨亏一吨。上半年勉强凑合着生产,但7月份以来,钢价继续下降,已经受不了了。“按照成本算,炼一吨铁水,基本上要2800元左右,但是钢材的出厂价已经降到3100元了,而且还在降。这个是没办法做的。钢厂成本再低,也没有市场价格低。”上述负责人表示。武安裕华钢铁公司2010年12月已经归属河北钢铁集团。综合产能680万吨。有员工10500余人。

虽然钢厂想着眼下应该停产,但是这位负责人说,停产检修时间不会很长,更不能关门。“钢厂要考虑停产之后员工失业怎么办,银行上门追债、不再给贷款怎么办,还有政府,眼睛都在盯着企业,要完成GDP和税收指标的。如果一停产,银行就会上门,政府也会上门,职工也不会答应。现在是开工开不起,停产也停不起。非常纠结。”

日照钢铁和山东钢铁济南分厂相关管理人员对本报表示,目前国内需求虽然低迷,但钢厂所有生产线都正常运转,最多也只是限产。

截至9月5日,中国联合钢铁网统计,全国共有54座高炉已确定停炉或检修,影响产量236.3万吨。

但是钢厂减产仍不及预期,基本是“雷声大雨点小”,供需矛盾还在加剧。业内研究人士对本报表示,今年已经连续5个月全国粗钢产量都在6000万吨以上,而去年市场好的情况下,也仅只有5月份一个月产量在6000万吨以上。“市场肯定是承受不住的。目前钢价已经接近历史低点,仍然有看不到底的感觉。”

业内研究人士把越亏损越生产这种现象称为钢铁企业巨额亏损下的“自残”模式。

产能释放因由

虽然按照常理,由于低迷的钢材价格、巨大的库存和亏损额度,钢厂会大幅减产寻求自保,然而,事情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
为什么需求减弱、价格下行,产量却还在增长?谁在增产?

中钢协副秘书长屈秀丽的判断是:今年1-7月中钢协会员企业的投资增幅为负值,产量也是负增长的。增量肯定都是来自一些地方钢厂。

民营钢企比较集中的河北武安,钢厂直接焖炉熄火的不多,大部分处于限产当中,限产期间,高炉没有熄火,只是等订单来了,随时安排生产。

河北新武安钢铁集团董事长万喜河对本报表示,眼下大市场如此,要挣钱是很难的。“武安这边的钢厂,亏得厉害的,一吨钢能亏300多元,一般的亏损都在100元以上。”现在大部分钢厂都在亏,只是大家采取的措施不一样,所以亏的幅度不同,尤其是那些大钢厂,前期进的铁矿石原材料价高,亏损更为严重。

但是限产好过停产,万喜河说,停产的损失不是小数目。一个1080立米高炉熄火再点火的费用,就是1000-2000万元。“所以大部分钢厂采取的是限产检修。就是根据市场的订货,再决定生产,原材料都是即用即买的,不涉及到库存和资金占用,这是目前大家都在采取的做法。这样也可能是亏的,但是至少不会亏太多。”万喜河对本报表示。河北新武安钢铁集团目前有2000多万吨的产能,2010年12月被河北钢铁集团收编。

业内研究人士认为钢企产能扩张有多重原因。据分析,钢铁企业产能扩大、产量提高的原因,首先是不敢停产,高炉封炉再点火,费用是很高的。要计算成本是否合算。其次,停产就意味着经营不下去了,企业贷款,就要告停,银行不但不给贷款,还要追要前期贷款。保持产量就有一定规模,而规模是银行贷款的一个基础数据。这是经营上的需要。再次,现在整体经济下行,地方要保证一定经济增速,尤其华东、河北、东北等地,钢铁产业规模大,对当地经济贡献就大。要保证在当地的经济任务的完成。还有,从社会责任上,停产之后,工人就要回家,会造成社会负担。所以亏损也要生产。

研究人士表示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钢铁企业也有保证市场份额的考虑。如果哪家钢企先停产,其他钢企是不会停产的,谁能坚持到最后,就会把减产市场补上来,钢企就失去一些客户,所以只是喊着减产,并未见真正大规模减产。

这是典型的“囚徒困境”,明知道停产限量对总体行业和总体利益有利,但是由于担心自己减产为竞争对手让出空间,反而会拼命保产。

与此同时,归因于“4万亿”的滞后效应,新增产能也还在不断达产。据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统计,全国今年年底前要建成的高炉有58座,这58座高炉的总产能达到8440万吨。

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海民对记者说,这个统计是很不完全的,宝钢的梅山项目、山西的几座大高炉都没有计算在内。这些高炉中,绝大多数是新上项目,也就是新增的产能。真正为了落实国家的产能淘汰和结构调整政策的项目很少。即便是淘汰,也是拆掉小高炉,新建大高炉,这样产能怎能不扩张呢?

而今年以来,得到国家核准的项目,只有宝钢湛江项目和武钢的防城港项目。其他的全部都是“先上车后买票”。

沉疴:体制性产能过剩

据了解,在河北的武安地区,民营钢铁企业总计有5000-6000吨产能,几乎没有国家正式批准建设的项目。

武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营钢铁企业的负责人表示,按照国家政策,所有新建高炉都是需要上报国家发改委审批核准的,但是武安地区没有人上报。最近这六七年,甚至是10年来,国家发改委几乎没批过一个民营企业的钢铁项目。“但是过去5-10年行情非常好,一直处于高增长状态,那么好的挣钱机会,很多民企不批也干。所以目前50%钢铁产能没有备案,扩张的几乎都是这些民企。”这位负责人说。

按照国家政策来说,新上的钢铁项目,只要是没有经过国家发改委核准的,就属于违规产能,从政策上讲,违规产能是没有电力保障的,地方政府可以不给你供电。但是很多没有报批的钢厂,最后不还是开得很好,地方政府毕竟要考虑到钢铁项目这么大的投资、财税收入、就业等等,最后建起来的也都开工投产了。

研究人士说,作为纳税大户,地方不会对这些钢铁企业管得太严。有部分民营企业,索性在设计时尽量换大炉子,就能通过检查,不用更换了。所以淘汰了半天,实质上产能更大了,因为民企为了生存,都是拆小的,换大的。有部分产能反倒扩大了。

而真正按照国家产业政策和审批程序来走的钢厂,反而需要承担巨大的时间和财务成本。

8月16日,重庆钢铁搬迁项目,历经5年审批,终于得到了国家发改委的核准,获得合法身份。重钢搬迁始于2008年,此后的几年间由于一直没有得到国家发改委的正式核准,只能通过大量的短期贷款来投资新厂,短期贷款意味着较高的融资成本。重钢搬迁项目总投资300亿,投资新项目需要大量的资金,大部分资金都是通过短期贷款而来,这造成新重钢的资产负债率超过70%。

重庆钢铁一位高管对本报表示,眼下总共三座高炉的重钢,一座2500立米的高炉已经停产检修。重钢亏损的主要原因是铁矿石等原材料成本较高,加上沉重的资金成本,因此即便是最终得到获批,重钢依然高兴不起来。

刘海民表示,现在还是有很多民营钢厂在投资建设新的高炉项目。新上的钢铁项目主要集中在新疆、河北、山西、江西、黑龙江等地。

在刘海民看来,民营钢厂和国有钢厂相比,有着不小的成本优势,民营钢厂的期间费用较低,包括管理、财务和销售三项费用。对比来看,国有企业的期间费用在每100元的销售收入中占比是3%-4%,而民营企业只有1%左右。国有钢厂职工平均工资要比民营钢厂每月高出1000元左右;而且由于国有钢厂占用银行贷款较多,所以财务费用也比较高。相反,很多银行不愿意把钱贷给民营钢厂,反而民营钢厂的财务负担较轻。

刘海民说,这些年钢铁产能的扩张,主要是以民营企业为主,今年以来尤其如此。今年1-7月,全国500万元以上钢铁项目投资完成3496.8亿,完成投资,资金来源合计3038.1亿元(3496.8-3038.1=458.7亿,应为钢厂在工程建设等方面的欠款)。其中非国有钢厂资金来源总计2293.6亿元,自筹资金达到了2051.3亿元,可以看出绝大部分民营钢厂投资的资金来源并非银行贷款而是自筹;国有钢厂的资金来源合计744.5亿元,其中自筹资金为607.5亿元。

“事实上,这些年超过一半以上的钢铁项目都没有核准、没有上报,这说明钢铁投资政策和产业政策已经成了一个摆设了。”刘海民说。

经济下行“钢”开始?

工信部原材料司一位官员对本报表示,产能无序扩张,从中央的态度上来说是不允许的,问题出在地方政府,很多地方政府出于投资、GDP、税收甚至就业等方面的考虑,对一些钢厂的建设是一直默许的态度。据了解,国家发改委对违规产能的清理整顿正在按照国家的“十二五”规划和钢铁产业布局调整规划有序推进,将会逐步对那些没有得到核准的钢铁项目,有一个明确的说法。

河北新武安集团负责人万喜河认为,钢厂的投资其实不是政策决定的,而是市场决定的。现在的市场环境下,你让他投资,都不会有人投资;但是过去这一段,市场好了,能挣钱了,还是会有企业继续投资的,靠国家的政策根本控制不住。

业内研究人员也给出了答案。他们更倾向于依靠市场经济自身调节来解决。侯志芸表示,钢铁行业眼下的产能过剩,再有三年也很难消化。靠宏观调控政策和产业自身很难消化。这是一个经济周期,是国际国内经济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。

“所以最终的解决方案,就是按照经济规律。只要产能过剩还存在,需求没有大的改观,钢材价格就会继续下行,直到一些企业因库存加大、高产低效、亏损持续,直至资金链断裂死掉,最终行业内产能减少,产量减低,重回供求平衡,钢价才能重新稳住,市场才能重新回暖。”研究人士表示。

本文网址:
相关产品
相关信息

在线沟通:

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 常见问题 成功案例 厂房车间 联系我们 地区分站

Copyright 2015-2019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安平县腾捷金属丝网制品厂 地址:河北省安平县城南工业开发区
电话:0318-7980303 传真:0318-7980303 手机:13363335766 网站地图
冀ICP备19022046号-2